懂懂日记2020-09-18
下了班,我去理发。

理发店在社区路上,这条路当初规划的有点窄。

天天堵车。

堵车的原因就是路两边都是商店,而商店没有停车位,那么人们只能把车子停在路边,若是有辆送货的车停在那,一堵堵一片。

根治的办法,就是治理违停。

创城的时候,天天有城管巡逻,遇到违停直接拖走,那些日子很是通畅。

事后呢?

涛声依旧了。

有时我在想,若是设计一个分成机制,人人都是监督者、取证者,那么这个问题就会得到根本的治理,例如谁拍照上传一个违章,给与30%的罚金提成。

天天有人在路上巡逻。

深圳交通秩序为什么那么好?

重罚!

还有就是已经基本实现了全民监督,例如拍了视频以后可以接着@深圳交警,使我想起了听的一个讲座,谈到了科技进步,你说科技进步吧?的确,日新月异,但是一些简单的、逻辑的东西却没有得到科学的改变,例如堵车。

这附近有个洗车店,豪车云集。

我前段时间就在这里贴了个车衣,选的高档品牌的入门款,花了1万5,心疼了很久,若是去济南青岛贴,可能会便宜一些,越大的城市类似的东西越便宜,因为贴的人多,形成了价格竞争,小地方贴的人少,反而当奢侈品了。

这个咱是理解的。

主要是觉得为了三千五千的跑那么远,不值当的。

这东西贴了有什么用?

去越野的时候,不怕小石头,仅此而已。

在如此拥堵的小路上开高档洗车店,最难的是解决停车问题,特别是一些客户喜欢早上送去下午去开,好在什么呢?对面商铺没启用,停车位都是空置的,算是一个空档红利。

那天,我在球馆遇到了老板。

聊起了丰田SUV涨价涨疯了,他也开了一辆陆巡,他说自己的车玩了两年还能赚10万块钱,我的就更猛了,我的一年涨了30多万,就是因为涨了钱我才给贴的车衣,过去没把它当个宝贝,现在心想,怎么也是百万豪车了,好好拾掇一下吧。

我跟老板说,你的生意最适合做二手车,本地所有玩车的你都认识。

他说,就是。

我说,目前国人消费是倒M模式(专用名词吗?为什么不说W模式?),拿手机举例,要么是千儿八百的入门手机,要么就是苹果,包包也是如此,要么随便买个,要么就是LV或爱马仕,就是没有中间选项了,在沙漠里也是如此,过去还有什么猎豹、长城,现在玩穿越的,清一色的50万以上的车子,整个市场格局变了,便宜的车好卖,贵的车好卖,就是中间档的不好卖,促销也不好使,而进口车呢?几乎全系加价。(看完感觉就是M模式?)

他说,我一直想把对面的商铺租下来,目前就是租金太贵了。

我说,二手车,只做丰田就可以。

他说,那不行,太窄了,咱做二手车最大的好处是什么?人家一辆车能赚1万,咱就能赚2万,因为咱卖的车,咱肯定又帮着收拾一通,贴贴膜,做做基础改装,贴个车衣啥的。

我说,二手车最难做的就是50万以下的车子,因为竞争太激烈了,价格太透明了,而且客户也会比来比去,高价的车子有个好处,既可以全国收又可以全国卖,买家也不在意跑那几千公里,喜欢就好,上次陆巡车友会副会长过来,他去临沂收车,我问他收车一年能赚百十万吧?他说弄好了,不止,他只收丰田和雷克萨斯,车型基本只局限于陆巡、LX570和埃尔法。

他说,人家有资源。

我说,我那个坦途就卖给了他,他加价2万卖的。

他说,咱没有时间出去收车,这个东西必须要找个合伙人,合伙人必须拿钱入股,他出去收,咱负责卖,平时呢,咱做寄售,毕竟本地玩车的也不少,大家有换车需求的,可以直接放在店里给寄售,卖了后咱拿佣金。

现在做二手车赚钱的,往往是混圈子的,例如我们本地新增了四辆LC76,是同一个人卖过来的,北京的一个哥们,他在圈子里很是活跃,为人也很好,大家买与卖,往往都会联系他。

上次,我问法拉利车主,他说在超跑圈子也是如此,改装、买卖,群上都有专人在做,甚至群主都在做类似的生意,外人很难介入,要么就是一些类似4S店级别的精品二手车行,有资金有实力。

360行,行行出状元。

应该这么说,你有人气,在一个小圈子里很受爱戴,那么这些生意都是顺手拈来的,若是什么本事都没有,只想靠商业模式去赚钱?很难,因为类似的竞争对手太多,举个更简单的例子,倘若我卖车,卖给读者,哪怕比市场价贵上那么一两万,也好卖,因为大家觉得懂懂不至于骗自己,他说不是水泡车就不是水泡车,他说不是事故车就不是事故车。

现在的个人IP,逐步成了综合IP。

就是一个人被人信任了,推荐什么都有人买,你看罗永浩,他卖长城汽车,卖苹果手机,卖什么大家买什么。

扯远了,继续去理发。

我经常去的这家理发店是个小伙开的,小伙之前在青岛干美容美发,给人打工,感觉一身武艺没处使,想回来自立门户,先是去商业街开了一家大的,雇了三五个人,结果呢?

赔钱。

赔钱咋办?

这不,就到社区周边开美容美发。

因为有手艺,有男顾客也有女顾客,因为门店太小太不体面,吸引到的女性多是大妈,包括我娘也去做过头发,为了吸引高端一点的女人,于是在附近换了一个稍微大点的房子,稍微收拾了一下。

偶尔有年轻一点的姑娘去了,但是依然很少。

整体,以男人为主了。

员工也不要了,自己给洗,自己给剪。

期间有个学徒,也就是十六七的样子,小黄毛,小耳钉,干了几天,跑了,说干不了,类似的小黄毛有男有女,出现过N个,没有一个留住的。

这个老板也喜欢车,但是只是处于喜欢阶段,经济实力暂时不允许,有时我骑自行车去,有时骑摩托车去,有时开车去,开的车也不同,我是想起哪个开哪个,现在不允许多娶几个媳妇,多买几辆车总是可以的吧?

他很是崇拜我。

每次我一去,就很热情,问东问西,聊一些与车相关的话题,还提到我们一些车友,也住附近小区的,在他这里理发。

他也跟我谈心。

说这个行业不好干了,给男人理发不赚钱,想赚钱必须给女人做头发,自己又有手艺,但是呢,店太小了,又吸引不来女顾客,同样的发型,咱觉得做的更好,可是咱店太小,姑娘朝镜子一照,就觉得不如在大店里好看。

我说,心理作用。

他说,就是。

他喜欢玩游戏,喜欢看快手,谈起本地快手上的网红,他如数家珍,谁是先红的,谁是后红的,谁住哪个小区,谁开什么车……

他都知道。

我在那边充了个卡,200块钱。

我爹呢,对县城还有些缺少资格感,总觉得理发店都太高大上,不大符合自己的形象,所以每次需要理发了,他都是回乡镇上,找他的老熟人。

我就跟我爹说,你去这家就行,我有卡。

又一天,我爹说,我去了,又贵,理的又不干净,在镇上,人家才10块钱,把脸给刮的干干净净,他那个20,只理个发就完了。

不去了。

又一次理发,他又跟我谈心,说自己进退两难,有家大店要请他过去,干好了一个月能到万元左右,而在这里自己开店呢?好处是比较自由,但是除掉房租,一个月就是五六千块钱,关键是在这里已经干住了,客户也积累下了,再走了,有些太可惜。

咱对这个行业不熟悉,总觉得这应该是个很暴利的行业,咋如此的狼狈呢?我们小区属于比较高大上的小区,他这个店不在我们小区,但是能辐射我们小区,每当我们小区沿街开一家高大上的理发店时,他都跟我讲:你看就行了,不出三个月,肯定关门。

果然,被他诅咒死了一批又一批。

都看好这个小区的高端客户,但是没有一个能生存下去的。

我好奇的是,你怎么预测到的?

他说,天价房租,干不出来,那都是韭菜,刚从大城市回来的,觉得自己一身武艺没处使。

我懂了,他看到了当初的自己。

如今,他已经比较佛系了,有老婆了,有孩子,日子也稳定了,不再提跳槽的事了,只想安心把小店干好,只是越来越没有女顾客了。

理发,20。

基本不忙,每次我去,都是我自己。

昨天,我去找他。

发现,关着灯,但是门上也没有锁,门口有辆宝马车正准备倒车,应该也是来理发的,老板不知道上哪了。

算了,不理了。

我有拖延症,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来理发,毕竟已经两个月没理发了,快成披肩发了,还是去无人区之前理的。

这附近还有家理发店,跟鸡窝那么大。

是个大叔开的。

这个更纯粹,只服务老头。

连“洗头”这个环节都没有,就是干理……

活的很洒脱,鸟笼子,木雕,字画,捣鼓了不少,把理发店当世外桃源了,我去的时候,他正在隔壁看电视。

我问,今天不忙?

他说,看了一下午电视。

我问,一天能理十个头不?

他说,平均起来,差不多。

我问,自己的房子?

他说,租的。

我问,租金多少?

他说,1万,要不怎么说干不着了,过去房租两三千,一天赚个百十块,比上班强,现在还是那个工作量,还是那个收入,你说现在三四千够干什么的?还不如出去打工。

我说,你要提提价。(他前些日子10块,现在15)

他说,涨了5块钱都不愿意。

我问,你干了多少年?

他说,我爷爷就是剃头的,我爹也是,我从14开始学徒,干了40多年了,除了这个,别的咱也不会。

我说,搞个大的地方,给女的弄头发。

他说,之前家里有,很难干,咱这个眼光跟不上形势了,咱觉得怪好看,人家小姑娘不这么觉得,非的弄的花里胡哨的。

可能是省水的缘故,也没给洗。

我就走了。

回家洗洗。

回家路上我在想,原来有手艺的人,赚钱也不容易,那个年轻一点的小伙,用不了几年就进入他的模式了,只给老头理了,而他呢?已经彻底只服务老头了,我都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找他理发。

理发,也进入了倒M消费模式。(还是不理解为什么是倒M?)

小姑娘,要么随便找个理发店收拾一下,要么就去最有名的那三五个店,所以未来县城能生存的理发店就两类。

要么,核心头部那几个,位置好,店面大,小伙子帅气,发型理念好。

要么,旮旮旯旯里的社区店。

很多理发师出来单飞,自己花了几十万装修的店,觉得挺高大上的,其实就是中端店,不上不下,很是尴尬,普通客户嫌贵,高端客户嫌不上档次。

就仿佛买了辆奔驰E或宝马5系,买了以后就后悔,咋当初不多花点钱买个S或7系呢?搞的不上不下的。

这条街上有家水饺店,很是干净,而且还有个特色,从老板到服务员,全是女的,这家店最大的特色就是水好喝,是真的很好喝,餐具也不错。

水饺是招牌,更不用说了。

我是这家店的常客,而且呢,还招摇,我每天从球馆回来,就直奔这里,自己点盘芸豆肉水饺,别的什么都不要,然后吃饱就走,因为我吃饭时间很短,一般也不会特意停在车位上,而是会半倾斜着停在路边,不影响正常通行。

我这个年龄的人,每天独自吃晚饭,基本就是奇葩。

不回家吃吗?

我媳妇吃健身餐,我儿子在爷爷奶奶家吃。

我不会做饭。

没有应酬吗?

基本没有,一应酬就喝酒,会影响文章质量,我在想,有谁值得我舍弃文章质量陪他喝个酒?

很少。

独自吃饭是件很奇葩的事吧?

我车子也很奇葩,每一辆在本地都是独一无二的,包括我的自行车、摩托车,为了防止没电,我一般周一到周日都选不同的车子,给外人的感觉是装B,其实不然,我只是希望每辆车都动一动。

那么,这个人就显很怪。

要么是个装逼犯,要么是个神经病。

当然,最近半年,我很少开车了,是我又悟透了一个道理,不刺痛周围人,本身就是一种善意,喜欢车子,去沙漠去无人区玩,别在家里玩,在家就骑骑自行车、摩托车就好。

我天天骑摩托车。

而且是骑的本田电动,很小的,不扎眼。

我打完球,一般也就是5点半左右,这个时候,饭店还不上人,经常是我一进门,她们一齐跟我打招呼,然后问:又吃芸豆肉?

对。

后来,老板建议我,可以偶尔换换口味。

我挨着换吃了一遍。

每吃一种,她们就问我:这个好吃还是芸豆肉好吃?

我说,芸豆肉好吃。

相处的一直很好,若是偶尔去晚了,我怕影响她们生意,我都去个角落吃,别占用核心区域的桌子,各方面吧,我觉得自己是个比较出色的食客,包括偶尔我去吃饭,她们有些需要男人的活,例如搬个东西或上梯子贴个活动海报之类的,我就帮她们搞定了。

一周前。

我去吃芸豆肉水饺。

感觉,变味了,酸了。

吃了一半,我走了。

她们问为什么没吃完?

我说,变味了。

我就没再去,当时我还发了条朋友圈,感叹做餐饮不容易,我就算很忠诚的客户,理论上她们家水饺是比较贵的,水饺是招牌但是很少有纯粹为了吃水饺而去的,多是吃大餐的,水饺是最后上,有点类似临沂的天天过年和朱老大饺子,单纯吃水饺还是比较少见的,至少我没见过。

我这么忠诚的客户,就因为水饺酸了,就可能再也不去了。

因为理发路过,我又来了。

我一进门。

先是点菜的看到我了,喊了一句:哎呦俺的哥,你终于又来了。

前台也感叹:还以为把你得罪了。

老板也来了:你走了后,我们到处找原因,终于找到了……

这可能也是促使我来的一个缘故,就是不要给别人造成心理负担,毕竟一个如此忠诚的客户,也算比较优质的,咋就这么流失了呢?

所以,我的再次出现,肯定是莫大的鼓舞。

我自己坐下,倒上水。

后厨一个很儒雅的老大姐出来了,一看就是都市退休人,她说:你终于来了,那天的肉馅是我调的,你说变味了,我总觉得不可能,咱家对卫生管理是相当严格的,后厨是我亲自抓的,每天都是当天包当天卖,不可能出现变味,然后我们就找呀找呀,挨着一个流程一个流程的倒推,终于找到了,酱油酸了,所以说多亏了你,你要不说,我们还不知道,毕竟别人不是天天吃同一种水饺,酸了他们可能也不知道,以为就是这个味的,以后有什么意见,你尽管提,帮助我们成长。(她是老板的妈妈)

这次,感觉又回到原来的味道了。

我回到家,正好儿子回来了。

我问,今天跳完绳了吗?

他说,早上跳的。

我问,有见证吗?

他说,妈妈看到了。

我说,行。

这几天,他出奇的乖,成了一个正常小孩,我们家的相处模式有些奇葩,我媳妇总是在儿子面前打击我,甚至刻意教儿子反抗。

儿子玩游戏之类的,媳妇帮着充钱。

儿子作业也不认真做。

我若是提出给检查检查呢?

他会歇斯底里。

媳妇则会在旁边劝我:小孩子,你要求这么多干什么?

我心里憋了一句话,憋了N年,没好意思说,我怕说了,房子马上就点燃了,我是想说这么一句话:你是希望孩子跟你一样,连初中都读不完吗?

既然我读书好,那么在读书问题上,应该多听我的。

我的原则是什么?

老师安排的,哪怕咱认为是瞎扯淡的事,也要积极回应。

而不是压根不管不问。

例如老师要求观看交通安全、防溺水系列的教育视频,并且拍照打卡发到群上,我们家从来没上传过,也没要求看过。

媳妇认为无所谓的事。

儿子越来越叛逆了,而且他有些放肆了,在家四个大人照顾他自己,他可以随意朝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发火,甚至对我大吼大叫的。

我内心一个声音越来越响亮:这孩子废了。

每天哭闹,只会因为一个问题,玩游戏。

能跟玩游戏的小伙伴打电话,一打打几个小时,那个孩子也是溺爱模式,家里给充钱,如今送到寄宿学校去了,不能接触外界了。

我一直想找个机会,跟孩子谈谈。

否则,真的废了。

没有半点上进心,总觉得衣食无忧,何须奋斗?而且他对上学充满了厌倦,爸爸妈妈都在家玩,就他自己在受苦。

周六那晚上,打雷。

我起来关窗户,当时已经是凌晨2点了,我发现儿子竟然在玩游戏,他虽然不怕我,但是半夜做贼,还是害怕的,他藏到阳台上去了,趴地上,我一摸电脑是热的,这个电脑是我媳妇的。

我联想到了上一周,上上周,他都是下午才起床。

为什么这么能睡?

半夜熬夜了。

甚至通宵了。

早上我出门的时候,跟媳妇叮嘱了一句:上午别喊他了,他昨晚玩游戏了,让他睡醒吧。

中午,媳妇想去吃牛肉火锅,让我回家接她。

我回家接的时候,儿子还躺床上,当时已经接近12点了。

我说一家人去吃个饭吧?

他不去。

我知道他想在家玩游戏。

我决定跟他谈谈,我进了他的房间,把门关上,他没命的喊,媳妇过来捞他,我不同意,我说我必须跟他谈谈,若是不谈,这个孩子就废了,我需要重新确立一下家庭关系,就是谁是一家之主。

媳妇嗷嗷的一顿。

但是,她发现我不怕她的时候,她也蔫了,走了,说不去吃牛肉了,让我抓紧走。

儿子拿(攥?)拳瞪眼,仿佛要跟我搏斗。

让我踢了几脚。

哭了老半天,然后趁我不注意,逃跑了。

媳妇跟后面追……

我觉得自己的人生太失败了,躺沙发上发呆,睡着了,醒的时候,发现他们娘俩回来了,应该是给买的冰淇淋,而且我听着又在玩游戏。

那不行,我非教育教育他不可。

我又把他拽进了屋子。

媳妇也没敢阻拦。

哭也不行,他一要反抗,我就打他,是真打,我必须让他明白,他不能为所欲为,我不打你,用不了20岁,你就去坐牢了。

我要求他站直。

我写一条,他确认一条。

都是很基础的。

早晚刷牙,这个不难吧?你别跟我说你妈刷不刷,你妈牙齿烂光了,你问问她种牙花了多少钱就行了。

能做到吗?

若能,就写上名。

每天做完作业,只要老师在群上通报一次,我就打你一次。

能做到不?

写上名。

每天跳绳100次,这个能做到不?

能做到,写上名。

我要确保你有一口健康的牙齿,强壮的身体,又能把学业完成的很好,至于游戏,只要没有得到我的确认,玩一次,就直接摔的稀烂。

他顶了一句:摔就摔。

我接着给了他一巴掌,你以为我是你妈,随意可以被你顶嘴?

没有我,这个家什么都不是。

媳妇在门外砸门,我也没给开,你追求什么放养,你以为你娃是个天才基因?你以为我们家拥有一流的生活习惯?

那是可以的,耳濡目染。

最后我再确认一遍:能做到不?

他说,能。

我说,我是下决心把你改过来,不求你成个人才,至少不能成为对社会有害的人,否则长大了,又偷又抢又乱搞。

普通家庭的孩子,不适合放养。

否则?

就成了人渣。

有效吗?

很有效。

一次就改了,就是一瞬间变了,他可能是深层次明白了,爸爸的权威性真的不能挑战,那一耳光打脸上,还了得?爸爸可是每天健身的。

后来,我给写了一个很详细的计划表,几点起床,几点睡觉,每天该干什么,都一一跟他确认了,过去12点不睡觉,早上7点50上课,他经常7点半不起床,娘俩也不着急,我就问他,别人都喊你迟到大王,你不难受吗?

跟我完全是两个极端。

我是早上6点就出门上班了。

在我的概念里,没有迟到。

我打他,我也心疼,我从来没舍得打过他,但是不打,真的废了,他敢朝任何人吼,打了这一次后,整个局面全变了,还没进门就喊爸爸妈妈,先做作业,再去练琴,都忙完了以后,会找我申请:爸爸,我能玩一会游戏吗?

我给设上闹钟。

那天,我写了篇文章,我怕媳妇看到会闹离婚。

我写的主题就是,最愚蠢的妈妈就是总是在孩子面前弱化父亲的形象,你看你爸,干什么都不中用……

结果是什么?

有一天,老头老太被儿子当街打,是必然的。

没有树立该有的权威。

被女人一点点给瓦解了,女人觉得可以站男人头上拉屎,孩子觉得自己也可以,反正爸爸是个软柿子,谁都可以捏。

孩子是个好孩子,学习成绩,聪明程度,都没得说,就是性格不好,习惯不好,当老大当惯了,甚至错位了,我在我们家是最弱的。

扭转,就在一瞬间。

使我想起那年闹离婚,把我吓的不得了,可是当我决定真离婚时,媳妇在机场给我发了个信息:老公,你接我回家吧。

后来,我跟老师谈起这些事。

老师跟我说了一句话:谁跟你接触,都会成为矛,因为你的性格就是怎么都行,要什么给什么,所以你娶了谁,媳妇都是今天的状态,所有的关系就是四个字:你进我退。

你能退多少,我就能进多少。

我要跟所有的女性朋友讲一句掏心窝的话:你老公再弱,再蠢,也一定要维护他在孩子心目中的伟岸,一个孩子若是不尊重父亲,你放心,也不会尊重你这个母亲,早晚会把你们老两口的头皮扇的啪啪响。

写完,我自己都哭了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


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: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懂懂日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