懂懂日记2020-09-22
好久没见过男人哭了。

昨天,见着了。

昨天,我有三桌招待。

第一桌,媳妇和娃,他们去参加学校郊游了,回来的路上就给我打电话,一个说渴了,一个说饿了,让我抓紧准备饭菜。

我拿上水,开上车,去学校门口接祖宗们,同时安排这边开始上菜,别等嫂子来了,你们菜还没上来,不是找挨骂吗?

还算顺利,我在学校门口等了不到半小时,他们就到了。

安顿下娘俩。

我说,我不陪你们吃了,天成和刘阳过来,可能要喝点。

他们俩很快就吃饱了,我安排人把他们送回家,然后我开始联系刘阳和天成,问分别到哪了。

这是第二桌。

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,就是买了个新车,大家聚一聚,看一看,其实呢,说起来也挺奇葩的,这个车是2个月前买的,820日挂的牌,一直到今天我才第一次见到,还是天成帮我开回来的,在网上看中的,然后联系平行进口车行帮我去定向购买的。

车就是个玩具,定位很清晰。

所以,什么刮了蹭了,基本不在意,若是在意,就不用去无人区玩了,你看人家去穿越无人区的,还带着电焊,颠断了的地方直接焊起来,当时我不是写过一个对话嘛,我一个车友在车台里讲了个故事,就是我们出来玩,哪在意什么剐蹭,但是每个人对车的定义不同,那么态度就不同,他在小区拐弯时刮到了一个奥迪,痕迹不明显,他留了个电话在对方车上,对方联系他时,他是这么说的,要么我帮你修修,要么我给你5百块钱,结果对方不同意,又是要去4S店检修又是预约什么高级油漆工,说需要几千块,他说,那这样吧,我让保险公司跟你对接……

这次出行,我损失就很严重,硬穿秦岭,路窄车宽,让石头、树枝把车漆划的一道道的,即便如此你也必须跟上,你不能说我不玩了,那不行,进无人区前,我跟车友俩人同时倒车,又发生了事故,车后尾箱直接凹进去了,也没法修复,铝质车身,也没信号,也没报保险,回来自己修吧,他的车灯也撞裂缝了。

我觉得这也是一种修行,慢慢的理解了“身外物”,整体阈值越来越高,就像我媳妇那个开车法,你若是疼车?那两口子吵吧,她的车不是在修车就是在修车的路上,保险公司都拒保了,太频繁了。

她技术不行,自己都能撞墙上,开车又走神,开的又快。

反正,只要突然给我打电话。

没别的事,肯定是让我去处理事故现场……

我们几辆猛禽,买了不到一年,没有一个没有异响的,各类奇葩的声音,我的最奇葩,是震动,仿佛开着充气泵,又仿佛是个按摩棒,没别的原因,就是颠的,你想想就是,无人区根本没有路,各类颠簸,跑的又快,什么车也颠的稀烂。

若是非要小心翼翼的,当个宝贝搂着,那就没有买越野车的意义了。

前几天,我还帮着协调了一个离婚案子,是要离婚,离婚的原因就是因为买车,买了车以后,保险之类的也没买,直接开回家,结果在路上撞到路沿石了,也不严重,修车要千多块钱,老婆就心疼,嘟囔老公,老公也心疼,就反击了老婆,心疼是主因,俩人都没好话,就动了手,然后就要离婚。

首先,这个事不会发生在咱身上。

为什么?

车子不挂牌,我是不会上路的,至少也要有临牌,有保险,保险不生效我都不走,绝对不挑战概率。

劝着别离婚,不用劝别的,就是让想想孩子就行了,你主动道个歉,以后不能打媳妇了,你就多原谅,两口子过日子,哪有没有磕磕绊绊的?

涛声依旧了。

在大城市,女性普遍经济独立、精神独立,让她一个人生活,她真的能做到,甚至很享受,在小地方,社会也好,女人自己也罢,都把自己定义成了附属品,是男人的附属品,是婚姻的附属品,所以不能随便劝离,特别是全职家庭主妇,一旦离婚了,瞬间贬值10岁,40岁的女人只能找个50岁的大叔,50岁的女人只能找个60岁甚至70岁的……

扯远了。

继续说吃饭的事。

聊了聊各自的工作,我问天成脚好了吗?他之前要搞个活动,跑步赚到100万,后来说是脚扭伤了,就暂停了,他说好多了,但是还是不能剧烈运动。

我说,有些东西是个姿态问题,每天跑不了5公里,跑1公里就是,关键在于持久、精神,跑量反倒不是最重要的。

你要输出的是一种精神。

百折不挠。

风雨无阻。

我记得当时我骑车训练的时候,每天50公里,100天无间断,刮大风,下大雨,依然骑,那时每天都有人赞助我,一般就是赞助1000元,也有更多的,天天都有,而且本地赞助者特别多,甚至有的是我骑友,你知道为什么吗?

很多是因为在路上遇到了我,甚至在后面跟了我很久。

我一般都是独自骑,在沂河大道上,去25公里,回25公里,那孤独的身影,那如同漏油一般的汗滴,关键是日复一日,很感人,自己每天骑完都很感动,这东西不同于团队骑,团队骑有人破风,有人说话,大呼小叫的骑个百十公里没问题,你独自一个人,你想想吧?

我们为什么被人追随?

是因为我们身上有一种倔强,就是只要我来做这个事,就是君临天下,王者归来,未必真的能做到王者,至少有这个姿态。

至于你的速度、技术,反而不重要。

人们往往会为精神所感染!

什么叫眼球经济?

要么,你是莫言,有才华。

要么,你是曲艺团的,有绝活。

要么,你是阿甘,有精神。

除此之外,统称为普通人,普通人是吸引不了普通人的,因为人们只会朝上看,例如有钱的,有才的,有颜值的,你不能什么都不占?

前几天,文章下面有个宝妈回复,说她跳了没多久,现在跳绳直播每天有万人观看,你知道万人是什么概念吗?
相当于中型演唱会。

但是,这个玩意呢,也有弊端,就是贩卖精神,你不跳了,人群也就散去了,之前我不是分享过一段话吗?调查显示,在视频时代能成名的大V的共性是什么?

是颜值?

不是,共性就是坚持拍,坚持发。

也就是说,保持在线。

终究有一天,闪电会劈中你。

这些东西,到我这个年龄是能领悟的,天成那个年龄,领悟这些还是有难度的,毕竟年轻,总是想寻求快,例如找到一个风口,然后猛赚一把。

这个有难度。

我们一桌四人,还有一位BOSS,约定12瓶啤酒,每人三瓶,喝不了可以带走,我们这里的啤酒都很有特色。

刚开始上菜,我哥来了。

我问,吃了没?

他说,今晚我在这边有安排。

我问,安排过了?

他说,安排过了。

我问,请你那些传销同学吃饭?

他说,哪能光我请?有个做建材的同学想请刘总吃饭,特意让安排在这里,离刘总家近,刘总去蒙阴了,7点才回来,所以可能会喝的晚一点。(刘总在建筑公司,应该是个采购经理,算不上总,只是尊称,跟我们有业务交集。)

我说,没事,一起喝点?

他说,我不了,你们喝。

我说,我买了个新车,你去试试。

我把钥匙给了他,正好让他帮我开回家……

他问,车牌录入了吗?

我说,录入了,若是不识别,你跟保安说一声就行了。

BOSS喜欢吃辣椒,我去厨房给要。

我看到厨师在弄梭子蟹。

我问,有几个?

他说,有八个。

我说,给我们来四个。

他说,那不大合适,不确定人家那边几个人,一般咱都是按人上。

我说,他们不就三个人吗?

他说,说六七个。

我说,若是人少,把剩余的给我们。

他说,行。

我哥他同学来了,提了两瓶酒,五粮液的瓶子,这个同学我也认识,之前他们在我这边聚餐时,我过去敬过酒。

他一进门问,董总过来了吗?

我说,他出去了,马上回来。

我们四人都起身,意思是一起坐着,先喝着。

他摆摆手:不了,不了。

我问,你们今晚喝五粮液?

他说,我也不知道什么酒,小孩他姨弄的。

接着递给了我。

我抽出来一看,五粮液绿豆酒,这类酒属于五粮液电商定制酒,五粮液、茅台都有,最早出现在传销式的社交电商平台,后来主要出现在带货直播间。

这玩意太暴利了。

我媳妇做斑马会员时,还抢了不少,抢来的茅台定制酒全是浓香型的,你说奇葩不奇葩?

现在还扔在我们办公室,没人喝。

是不是有点类似收音机里卖的茅台酒?

还不同。

收音机里卖的是茅台镇酒,假装茅台酒,这个呢?就是真的是五粮液集团或茅台集团出品的,就是为了割韭菜的。

这个同学的肌肉特别好。

我问,你是不是练过?

他说,没有,我初中时是练三铁的。

我问,现在主要做什么?

他说,热力保温管。

我问,河北产的?

他说,是的。

我问,认识X丽不?

他说,认识,一个市场的,她做的早,她爸爸就是做这个的。

我说,我们去年用的她的管。

他说,以后这方面,咱自己就是做这个的,可以多合作,什么赚不赚钱的,都是自己兄弟。

我说,好。

握了握手,他进了他们的包间。

X丽是个胖女人,不算漂亮,是个天生的商贩,算账特别厉害,初中毕业应该就在家里跟着干活,现在基本接班了,她做我们家的生意还真没赚钱,直接从厂家给发的,然后让我们自己付的运费。

根源是什么?

我们关系很好。

最早是怎么认识的?

她姑妈家的表弟收麦子被卷进了收割机,死了,她特别难受,说这个表弟小时候在她家长大,她很心疼,想找个记者写写这个事,就是缅怀一下自己的表弟,然后就托人找本地写的比较好的,大家推荐来推荐去,我被推荐过去了,她跟我讲,你写吧,开个价。

我心想,这玩意咋可能发表呢?

不现实。

就拒绝了。

她以及她一家人对我都很尊重,都喊董老师,偶尔我过去站站,都能感受到一种特殊的虔诚,弄的咱都很不好意思,还有一点很关键,就是她结婚的时候,我去随了个礼,自然,咱能用到他们的时候,他们会鼎力相助的,当时我哥有个朋友也是做类似管材的,一对比,价格差太多了。

当时,我和胖妹一起去河北考察过,在廊坊大城县。

胖妹虽然是女的,但是干起活来,就是个男人,既当老板又当会计,叉车也是自己开,过去送货都是亲自送,为此考了个B2驾照,当然钱也不少赚,大宝马开着……

BOSS问我,小董,你每天在朋友圈发那么多图,有没有人说你?

我说,反对我的人,要么被我拉黑了,要么拉黑了我,我已经听不到逆耳的观点了,我觉得我发的那些不夸张,看起来衣服穿的少了一些,但是我是很注重区分的,拿捏的很准,是艺术不是色情,是幽默不是低俗。

BOSS说,我看你写你爹让你别发了。

我说,那是写着玩的,我爹不会干涉我的事,他知道我大了,自己有数,即便没数,也有人替他来教育我,他不干涉他不懂的领域。

BOSS说,的确有些大胆。

我说,还有一点特殊性,因为我本身就是个吊儿郎当的人,不正经,特别是现实中的朋友,他们觉得这图是懂懂发的就对了,他能干出来,对我自然也格外的包容,只是刷朋友圈的时候,要确保身边没人。有些朋友呢,一看,哇,懂懂朋友圈咋反馈这么好?是不是可以转发到自己的朋友圈?结果让人骂了臭流氓,要么就是身边人觉得太反差,看你是个正人君子,咋还收藏这些图?

BOSS说,这点的确是。

这就是不正经的好处,就是不会因为恶心我而拉黑我,拉黑了就回不来了,而且我把朋友圈经营的很好,每天发定投数据、跳绳数据……

就是我有稳定的价值输出。

偶尔开点小差,无所谓。

三瓶啤酒,喝的很快,天成还要回临沂,不能太晚,所以不到8点,我们就吃完了,BOSS喝的少,剩了两瓶,装口袋里了,说回家收藏的,真漂亮。

一一送走大家。

我哥回来了。

我说,你那个表舅子咋要搞建筑公司?

他说,那就是个傻屌,我说了也不听,我说你就好好跟着我干,一年赚不了多,二三十万是稳的,你搞什么独立门户,你搞的了吗?你真以为建筑行业是你这个外行能干的了的?

我说,我那天跟他说了,别捣鼓这些。

他说,地产行业都吃不上饭,你还指望建筑行业有钱赚?地产公司除了地钱是自己付的,别的都是建筑公司垫付的,你不封顶连首付都拿不到,因为你封顶了人家才能拿到预售许可证,老百姓付了钱,房产公司才有钱给你结算,万一预售不了呢?你就等着吧。

我说,买了大路虎,认识了一群老板,感觉格局不同了。

他说,买路虎我还给垫了八万块钱,今年不一定有钱还我,标准的驴屎蛋子,外面光,里面臭。

我说,不过我觉得他挺聪明的,有手段,上次压了地,我去找村长协商了,好了几天,又让人把车给堵住了,他说他去协商,一次就除根了。

他说,你看咱妹夫,凶神恶煞的,说他身上背着人命都有人信,但是咱妹夫内心很正,没有歪歪心眼,小袁(表舅子)不同,他是真正的心狠手辣,最早跟着我干的时候,那时总有人卡我们,吃拿卡要,你吃了哑巴亏也没办法,咱的原则就是花钱消灾,后来我去天津了,让小袁在那边处理这些关系,发现他能拿捏的死死的,也不打也不骂,就是阴你,送礼就给你录音录像,你若是想反抗?天天盯着你,喝了酒开车是吧?咣当给撞上,你说吧,你是给我办事还是丢饭碗?

我说,那你小心点。

他说,对咱,他不敢,光他表姐(我嫂子)就能把他头皮给呼烂。

工程领域的老油条,都是人性高手。

既给你果子吃,又给你上项圈,反正是有手段能拿捏准你,很多人为什么做了那么多愚蠢的决策,就是四个字:身不由己。

被人捏住了蛋。

你听话,我就不捏,你不听话?

就捏的你嗷嗷的。

就是老师说的那句话,这个领域,是人性最赤裸的地方,权、钱、色、情,交织在一起,我觉得我们兄弟俩还是比较善良的,至少内心深处是,挨打的时候咱也不反抗,咱也没有打人的心,也不会录音也不会录像,送礼也不擅长。

收,倒是还可以。

刘总来了,真是姗姗来迟。

他们俩一起迎接,刘总让我一起,我说我刚进行完,你们继续,我给搞服务,一会你们快高潮了,我去敬个酒。

主要是他们要谈事,所以也不会真让我去的。

刘总不喝酒。

管道就出来问有没有啤酒?

我说,我们这里只有雪花,但是性价比很低,例如这个花旦版的,13元一瓶,你若是需要普通版的,我让厨师去给买,或者你自己去买。

他说,就拿这个。

我问,拿多少?

他说,先来四箱。

我说,我给送过去。

他说,我自己搬就行。

这个酒度数低,分量少,一箱12瓶也就相当于普通啤酒的三四瓶,肯定还会继续要,我哥喝了一箱就要撤,可能是他的任务完成了,主要是我嫂子打电话来嚎叫了,嗷嗷的。

我哥说,那我回去了,你照顾着。

我说,行,但是有个事,这个酒156一箱,一会再拿,我要不要跟他说?

他说,要说一下,否则他拿到单子觉得太黑了。

我说,刚才我跟他说了,13元一瓶。

他说,原本想喝白酒,但是人家刘总吃着中药,不喝白酒,否则我就让他自己准备了。

果然,又来搬了两箱。

我跟他提了一下。

他说,没事,不会少你的。

我说,不是这个意思。

他说,开玩笑。

两箱啤酒又喝完了,刘总也要回去了,刘总酒量没问题,基本没变样,还跟我扯了半天蛋,然后他们俩去门口,又争夺了半天,我听谈话内容是刘总家孩子考上大学了,已经走了,升学宴也摆过去了,但是管道非要随个份子,刘总不要。

我看红包厚度,应该是五千块钱。

最终,是管道胜利了。

刘总走了,走的时候说,让管道周一的时候,去他办公室坐坐。

这个事呢,收了钱,可能有转折点,就是刘总会把业务给管道,但是也有可能会让他周一到办公室退钱给他,在供应关系这个领域,每个细分领域都对应着一个供应商,供应商后面还对应着一个大佬,可能是集团外面的,可能是集团内部的,刘总是需要回去确认一下,看看是谁的关系,多大的业务量,合同期是什么时候,能否把他顶替上?

这是一道应用题,要计算人脉权限、利润权限。

例如我的关系户做的地坪漆,我哥的表舅子想把我的关系户顶掉,这个难度就非常大……

送走刘总,管道回来结账。

我说,你有空跟我哥结就行。

他说,好。

回来,他收拾酒,其中一瓶五粮液已经开盖了,应该是给刘总倒酒,刘总不喝。

他把酒拿出来,端了盘卤肉拼盘出来:咱哥俩喝点。

我说,我喝酒不行。

他说,咋了,哥哥的酒不好喝?

我说,不是,不是。

他说,我听你哥说了,你是大作家。

我说,不是。

他说,我请大作家喝个酒,大作家不能不给面子吧?我去点上俩菜。

我觉得推辞也不好。

我去厨房要了俩凉菜,让厨师下班。

就剩我们俩了。

一人一整杯,二两半。

我问,做管材,一年能赚100万吧?

他说,上了天,也就是30万,这还没算银行利息,管材这个行业压货太厉害了,我们仓库现在还有200多万的货。

我问,没考虑换个行业?

他说,有这个想法,但是库存怎么办?已经被拴住了,除非整体转让,但是少了300万咱不会转,但是300万又没人会要,因为人家想干自己从0开始就是了。

我问,同行呢?

他说,同行都想逃。

我问,是不是做业务都要喝酒?

他说,不喝酒谁跟你做业务?

他去厕所,好久没回来,明显吐了,是掺酒导致的,我突然在想,传统生意的公关模式太伤人了,费人、费钱、费精力,光这一单,他不知道要磨多久,关键是不一定能成,他之所以放松下来了,是因为他觉得刘总收钱了,事情就有突破性的进展,这个圈内的规则就是拿钱就要为别人办事。

只要拿了,就好办了。

聊了很久,更多的时候是他在说,我在听,就是说自己累,被贷款压的喘不过气,干了这么多年,咋越干越倒退?

我说,我感觉装修行业跟你们很像。

他说,一样一样的,都想撤,但是都被库存拽住了,可能干了很多年就赚了点库存,若是能变现,大家都跑了,就是不能变现。

我说,还有一个原因,就是因为开发客户太耗精力财力了,所以老板的焦点都在售前,真正售中、售后反而忽略了。

他说,没法不忽略。

我说,所以很少有回头客、转介绍。

他说,精力决定了没法重视,还有就是总觉得装修基本没有回头客,当然这几年大家意识到了,决定成败的就是转介绍,但是业务模式已经决定了,回不了头,可能售前称兄道弟的朋友,到了具体合作过程中,撕了B

他说了一个细节,自己头发白了三分之一,现在是染的,因为什么白的,就是让贷款愁的,说经常晚上做梦梦到银行人员到家里催款,还要把电视机给搬走……

说着说着,哭了。

没有嚎啕大哭,就跟女人流泪似的,眼是红的,抽着鼻子,说自己太难了,又遇到了疫情,雪上加霜。

他说,弟弟,你也不是外人,三年没有X生活了,也不是不硬,就是不想,对什么都没兴趣,一分钱难倒英雄汉,你们是不懂。

我说,理解。

他说,有时候想想,真不如跟着人家出国打工,至少不用操这么多心。

又去厕所吐了一次。

要是让他继续倾诉下去,能倾诉到很晚。

我以回家休息为由,把他送走了。

我总觉得略愧疚,因为酒太贵了,光啤酒就喝了900多块钱的,说不在意是假的,倘若当时买了单,可能心疼两天就过去了,而等清醒了再去买单,要心疼很久,而且觉得太黑……

一般来我们这边吃饭,我都是建议自带酒水,原因就在这里,现在吃饭,饭菜很便宜,就是酒贵,而且我们这里没有那些三十五十的酒。

我刚到家,一个骑友给我打了三遍电话,女的。

比我年龄略大一点。

我在家不大方便接听女人的电话,我就以下楼打水的名义给回过去了,她说遇到了点事,想请我帮个忙,老公网络赌博了,输了30万,是她二婚的老公,俩人都没什么钱,唯一算是值钱的就是现在住的房子,首付20万买的,已经还了几万块钱的贷款了,问怎么把这个钱套出来堵30万的窟窿。

我说,姐,你就听我一句话,毒与赌,没有人能戒的了,你抓紧离婚吧。

她说,你姐夫不是那样的人,就是被同事蛊惑了。

我说,那就找中介卖房。

她说,不是想卖房,是想怎么抵押贷款,我们慢慢还。

我说,我不知道。

挂了。

心想,早晚有一天,他会逼你去卖身还债的,你真以为他只有30万的窟窿?你真以为他是被同事蛊惑了?

这玩意一旦上了头,一辈子别想出来,手指剁去都白搭……

为什么女人总天真的相信自家的是例外呢?

我每天都看《天网》,三个规律。

第一、陈年旧案,突然破了,不用猜,嫌疑人一定在别的监狱服刑中。

第二、一些盗窃类、贩毒类的大案,多与赌博有关。

第三、女人被身边男人所杀,男人多是前科人员。

不要相信人会变好。

女人在选择伴侣时要三思,一句话:伴君如伴虎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