懂懂日记2020-09-23
看成果,我每天很忙。

又是读书,又是写作,又是跳绳,又是定投,又是会客……

实际上,我属于比较闲的。

时间充裕。

若是有人找我玩,我一般都有空。

根源是什么?

我没有太多硬性的、必须出席的场合。

所以,显的自由自在。

在县城久了,你若是仔细观察一下,每个稍微有点成功样子的人,都忙于饭局、社交,有些是主动的,有些是被动的。

例如最近两个月,你若是社交面足够广,肯定有朋友家的孩子考学吧?那要参加升学宴,有朋友家孩子结婚吧?这是婚宴,中秋要送礼吧?

你说你忙不?这些日子洗车店都在排队,就是因为送礼需求,你去拜访别人,车子总不能不干净吧?

球馆里有个哥哥,也是比较自由的,财富自由,职业自由,时间自由,一般我们俩都是约着同时去,都是选别人上班的时间,等大家下班了,我们也就走了,偶尔打完球一起喝个小酒玩玩,相处多年,一直很好,老铁吧。

在我眼里,他也没啥事。

貌似不需要社交。

可是,最近几天,我连着约了他N天,他都有事,要么是婚宴,要么是升学宴,马上都10月份了,哪来的升学宴?有朋友家孩子考学了,一直封闭消息,刚知道,那急忙去送钱,补上。

当时我就在想,连他都这么多应酬,相比之下,我真是自由。

我没有这些。

仿佛已经不食人家烟火,也没有礼尚往来,别人送我礼金之类的,我也不记账,只有收,没有还,仿佛一切都是应该的,既然还需要还,那你给我干什么?

我不要!

老吕的父亲去世了,从医院到家时,他就给我打电话了,让我过去帮忙,原因有二:

第一、我们是同镇,我对镇上这些扎纸店之类的比较熟悉,老人一到家,就需要先烧一次花轿。(让魂魄先走)

第二、他的朋友,我普遍比较熟悉,可以迎来送往。

老吕是65年的,曲师本科生,后来自己创业了,算是县城里的中型企业家,规模很大,利润很少,生产设备的,一台设备3000元左右,利润只有50块钱,年利润在200万左右,想想他有多大的产值吧?

县里组织老板们挨着单位做交流会。

有天,到了老吕的工厂。

老吕要做汇报。

其中就提到了这两个数据,一个是年利润200万,一个是一台利润只有50元,然后让工作人员直接叫停了,甚至半训斥了一顿,意思是你们占这么大的地,给了你们这么好的政策,就这?

我在想,这些人,上班上傻了,总觉得做企业就要年利润几个亿,一听年利润200万还在沾沾自喜甚至很自信,接着就是一顿打击。

打击你也挨着。

谁让你被管着呢?

很久很久以前,我去窗口办业务,那时还没有政务大厅,要各个单位跑,跑到一个单位时,她嫌我资料不全,直接退给我了,我问那还缺什么?她直接装哑巴,指了指墙,意思是上面有详细的资料要求,看看。

然后,她就开始玩IPAD了。

那时有个IPAD也很牛B,我看她这牛B样,我就在想,这是谁的老婆?谁的情人?谁给买的IPAD,你咋这么牛B?你不知道我实名写写你就砸了你的饭碗吗?

说归说,咱不会的。

这就如同交警查到了公务员,你也不需要狡辩,就如实的讲述就可以了,我在XX单位上班,喝了点酒。

一般就放行了,原因是什么?

大家都是从农村爬出来的,也知道县城酒驾是全民常态,哪能真的砸了你的饭碗?就装什么都没发生,就放过了。

真砸了饭碗,他不跟你拼命?

寒窗十年考出来的。

都不容易。

然后,我就拿手机,假装拍了她在玩IPAD的照片,就走了。(那时还是诺基亚全键盘手机)

她突然反应过来了。

追着我跑出来了,跟我说:你先别走,你把资料给我,我先给办办,缺什么你再给我送就是了……

我说,我不办了。

后来,还是给办了,办的过程中问我拍的什么?

我说,我什么都没拍,你看看,我就不是那样的人。

她如释重负,跟我讲,工作就要按照流程走,怎么要求的怎么卡,还罗列了几个大型公司,说他们的业务也都是她办的,其中XX公司的会计跑了四五趟。

那口气,就是这些都是自己的小弟弟,人家也没你这么大的脾气,让人家怎么准备人家就怎么准备,到了你这里咋就成了钉子户?

那时,咱年轻,气盛。

今天,跟他们接触多了,也理解了,在大家内心深处,都有一个“管”字,就是你们再牛B也是个土老板,听哥的,听姐的。

不听话?

弄死你!

继续说老吕,老吕是我老乡+校友+车友,他有辆白色的LX570,去年一起去过沙漠,爬第一个坡就把保险杠干掉了,修车花了5万多,在小结构沙漠里,LX570离我的LC76差远了,他们走过以后,车辙很深,我走过以后,仿佛是猫走过的,他们3吨多,我才1吨左右,所以有些坡他们冲不上去,我一把就过。

老吕在他村是单姓。

就是整个村子就他一户姓吕,三代单传,关键是到他这一代,还传丢了,他是闺女,当然他思想很开放,没有农村人的什么多子多福之类的固念,对这些事想的也很开,毕竟读过书的人。

但是,这样的家族结构有些问题,就是公事,能帮忙的人少,特别是白事,很多角色都需要男人,村里哪有像样的男人了,都是待埋版的了。

我回乡镇的路上,老吕又给我打电话,意思是不用买扎纸了,村长过去传达文件精神了,一切从简,不披麻,不戴孝,不烧纸,全程录像。

我说,你找个村里能帮忙的人,让他跟我对接,我当总管,你安心的哭就行了。

他说,行。

精神归精神,该烧还是要烧。

人家爹没了,你还能不让人烧个纸?

我先去了扎纸店,扎纸店很有意思,不会记具体的名字,只会记什么村X家,这个东西送不错,也不用结账,都是事后结算,因为一用就是一个套餐,头七、五七都用,需要买的东西很多,枕头、鞋子、轿、抬轿人……

我又去超市,要求给组合瓜子、茶叶、香烟、酒水,也是记账,这些都是要让老吕事后派人来结。

女人去给我搬酒的时候,使劲撅个大腚,使我想起了一个传闻,某人被派到这边工作组,待了没多久,跟这个女人勾搭上了,因为这个事,某人被离婚了,离婚的原因不是出轨,而是你找个跟我差不多的也行,你他娘的找个农村娘们,还带到家里来,你到底怎么想的?口味咋这么重?

三人,我都认识,尴尬不?

这些细节我怎么知道的?

他们是法院判的,小律师给女方代理的,线下交流的时候,我在场旁听的,其中媳妇提到那娘们的腚有四盆那么大,我就对上号了,原来是你。(四盆差不多相当于奥迪A6轮胎大小)

是你是你还是你。

我算是第一个到的,灵堂还没弄起来,看我来了,老吕携妻女给我磕头谢礼,我急忙搀扶,不用,不用。

其中有个打扮的很正式的大哥,40岁左右,说是这个村的,这个村大部分姓田,他也姓田,我喊他田哥,他在老吕那边上班,是个主任,吕哥的意思是让他听我的安排,我来负责全场,一切从简。

我们三人先碰了碰头。

大体是这么设想的,传统的规矩,该有的有,但是不通知过多的亲戚朋友,报丧归报丧,让他们来上五七坟,就是出殡不要来了,出殡就是自己家人,一共十多口,老吕有一个姐姐两个妹妹。

核心任务是外面的朋友,挨着打电话,一一通知,然后做好接待工作。

老吕是有人脉的。

为什么要挨着通知?

必须通知,否则显的不够朋友,你父亲去世了你不说,那我父亲去世的时候,怎么好意思叫你来?人一辈子就两次捧人场的机会,一是结婚二是去世。

下午,核心就是对这个,哪些要通知,哪些不要通知,挨着通讯录一个个的分析,然后把电话号码抄下来,再挨着打,有些大圈子的,通知一个就可以了,他们自动就扩散了。

当天下午只有一个工作,就是去烧了轿,然后村里的司仪就回家了,理论上要管饭,但是家族人太少了,没法管,我说这样吧,直接给钱,他一天是一百元的辛苦费,给加50块钱的饭钱。

很开心,走了。

老头90多了,送走了无数的前辈、同龄人以及晚辈。

依然矍铄,说自己还能干十年。

晚饭时分,村长来了,说是让媳妇炒了菜,一会给送过来,老吕这个级别的,在村里就属于大儒了,村长只有服务的份,就是因为他太儒了,所以村长说什么他信什么,真烧了他也就不管了,而且他也是走形式,烧的时候不录就是了,然后坐那喝水,跟我们聊了一会,说咱县是全国简易殡葬的示范点,怎么要求咱怎么传达,但是呢,也最大化的尊重伦理原则,例如不让用棺材,你非买个,也不要紧,装不知道。

关于买不买棺材,有争议。

老吕的意思是不买了。

我说,必须买,哪怕买了以后接着烧了,也不一样,守灵就是个问题,你有个棺材,至少像守灵,没有个棺材,大家来了都害怕……

老吕是怕给村长添麻烦。

我为什么对村长拿捏的很准?

一是这类事,我这几年经历过几次。

二是咱是做相关工程的,熟悉这里面的流程,例如一般都要设一个焚烧池,干什么的?就是烧棺材的,里面装上衣服之类的,泼上柴油,熊熊大火。(说实话真可惜,特别是自备的棺材,有些放在家里二三十年了,全是老榆木做的,又厚有沉,一把火就烧了,要是弄下来做个桌子椅子的,能卖不少钱)

我让田主任去买个,买了以后不用跟村长说,直接摆上就行。

买来后,我们三个男人又把老爷子给抬进去,人死后显的特别沉,而且身上一股药味,是不是打针打的?

为什么闺女们、女婿们没来?

也是有流程要求的,嫁出去的闺女是外人,哪怕你知道爹死了,只要没报丧给你,你也不能来,一般是次日才来,一进村就要开始哭,哭到棺材跟前。

晚饭,村长把饭菜给送来了,一起吃的。

顺便给了一千块钱。

我负责给记账。

吃过饭,也八点多了,我们男人先吃的,吃过以后女人才吃,晚上我要回家,老吕让我把车留给他,他晚上可能要去镇上买点东西,他让田主任把我送到公路边,打出租车回去,然后他把他的车钥匙给了我,让我去他小区开他的车,次日早上5点去接他二妹一家……

我要走的时候,我跟老吕说,我给你支付宝转了1万。

他说,你记上账。

我说,不用记。

他说,记上吧,让你嫂子、侄女也都知道。

我说,不用。

我走了。

现在出门给礼金,我一般就是两个档,要么200元,就是饭钱,我同学婚礼我基本都给的200元,不用记账不用还,我结婚生娃也没喊你们,不要有压力,要么我就给1万元,相处的不错的,基本都是1万,大家给我也是如此。

其实,那两天我特别忙,但是再忙,也要去帮忙,这不是别的事,而且他能找我去帮忙,是对我们感情最大的认可,就是真兄弟一般,其实呢,他平时还不怎么跟我说话,偶尔一起吃饭,也是俩人各玩各的手机。

次日早上,我4点半出发,我跟他妹约的5点,我4点45分到达小区门口,一家四口已经站在那等着了,还给我准备了早餐。

一上车,二妹就哭。

我说,别哭。(一般还要训斥,意思是哭什么哭?心疼的意思)

她说,我没有爹了。

我说,到村以后,你下车,步行着哭回家。

她问,都要下车吗?

我说,你自己就行。

理论上,女婿是不需要哭的。

通知的朋友们是10点去火化,那么城里的朋友们会在10点前到达,真的造成了村里的拥堵,车在村里停的满满的,因为我负责记账,从数字上就知道俩人什么关系,例如给1千2或1千6的,这种就是来还礼的,例如对方闺女升学老吕给过1千,那么对方多给一点,还有一些是2千的,这种也是还礼的,属于很讲究的,意思是你敬我一尺,我敬你一丈,至于六百一千的,基本都是初次来往的,例如业务伙伴、初识朋友,有一万的吗?

六个,但是我都没给记账。

为什么不记?

会太扎眼,显的别人太弱了。

我都单独给标记了,写在背面了。

当时我在想,葬礼其实也是一次全民教育,都说读书不中用,你看看人家,你看看老爷子死,来了多少车?花圈摆满了主干道,现在这种看似高调的,只有做生意的,真正厉害的还是当领导的,但是当领导的现在害怕弄这些事,生怕被人录了像或抓了把柄……

怎么说呢,看着来来往往的朋友。

感叹,佩服,老吕为人真不错,甚至一些我们认为不该来的人,也来了,来了以后,老吕一家给磕头,然后再给老爷子磕个头,记上账就走了。

压根没安排饭店。

大家都理解。

都忙。

车友会,来了9辆车,但是记账的有31个,就是有些实在没法来,或是上班,或是出差,人不到,钱到,礼金是商量好的,每人一千块钱,这些都是日常没有人情来往的,单纯的是因为有人在群上@了老吕,说了一句节哀顺变,大家知道了,自然就要随个份子。

之前,我觉得老吕不如我。

这个事之后,我觉得,我离他还是有很大的距离,毕竟这么多年,他沉淀下来了太多资源,我也不能诅咒我爹要死,我只是在想,倘若我爹没了,会来多少人呢?我参加过另外一位好朋友母亲的葬礼,他也很有范,很有能力,但是能去村里吊唁的朋友,二三十个人,其余的都是本家人。

火化之后,整个流程就结束了,从火化车入场开始,全程就是录音录像,防止偷换骨灰,一直要录到下葬,没有复杂的流程了。

然后回来算账。

先算总账,对上了,交接了。

与我无关了。

然后老吕和嫂子挨着一个一个的看,只要是长辈的,全部标注出来,要退给人家的,若是还礼的,则标注三角符号,意思是两清了,初次来往的重点标记,这是未来要去的,代表你们俩从此有了来往,四件事只要接到通知必须出席:结婚、生娃、考学、葬礼。

长辈的,很少,人数少,金额少,一百两百的。

还礼的,占多数。

也就是说,老吕在过往的几十年里,投资过这么多……

两清的,就不再交往了吗?

若是关系不如从前的,一些大事不需要通知对方了,也就是不给对方开罚单了,若是关系依旧的,那么双方有类似的事,还会彼此通知的。

只是暂时对方不欠咱的了。

看这些,觉得头疼,累不累?

那天,看了个新闻,说90后、00后,社交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过去大家谈事必须见面,而现在大家完全可以很宅就把问题解决了,需要出面的事越来越少了,甚至喝酒都视频碰碰杯了。

这种,传统的、绑架式的游戏,大家都累。

一听着同事要结婚。

心里就咯噔一下,妈的,又一张罚单。

什么时候能赚回来?

自己结婚的时候。

我属于新新人类,不迷信社交,也不想刻意跟谁建立关系,何况,咱从20来岁就在自己的王国里当国王,已经把自己惯坏了,觉得咱不是只该被朝拜吗?咋可能还去跟他们礼尚往来?

没这个闲心。

倒是自在。

当然,在外人看来,可能觉得SB一个。

我看身边这些社会人,他们基本都困于了社交,每天都忙于社交,没有时间思考,那天有个女生到我书店,她打了个滴滴来的,司机跟她聊了一路子,说司机现在一个月能赚六千左右,但是可悲的是什么?大概率,十年后,他还是这个收入,根源是什么?

他没有时间思考,已经是拉磨的驴了。

跳不出来了。

每次我约人吃饭约不到,我都冷嘲热讽的发一句话给对方:老板不需要亲力亲为,作为老板,只有两件事是最重要的,就是思考+决策,一旦你忙的团团转了,首先被你牺牲掉的是什么?

思考!

大家哪有时间思考?

光觉得自己挺勤奋的,还很感动。

我摘抄过一段话:这些年我一直提醒自己一件事情,千万不要自己感动自己。大部分人看似的努力,不过是愚蠢导致的。什么熬夜看书到天亮,连续几天只睡几小时,多久没放假了,如果这些东西也值得夸耀,那么富士康流水线上任何人都比你努力多了。

思考最重要!

还有,要多听有结果人的话。

前段时间,一群炒股的人聚在一起打牌,在谈创业板,谈今年能不能上四千点,基本没有赚钱的,都是赌徒模式,感叹自己割早了或割晚了,当时我就很好奇,你看,我这么优秀的投资者就坐在你们面前,你们每天也都能看到数据,为什么就不能虔诚的问一句:董老师,您是怎么做的?

问一句会死吗?

承认别人优秀就那么难吗?

至少人家董老师是有成果的,眼睁睁的看着的,在大家的嘲笑声中成长起来的,为什么不相信他,偏偏相信自己的预判能力呢?

这也是一种固执。

相信自己,不愿意相信别人。

就如同男人总觉得自己的驾驶技术是最出色的,做爱也是最厉害的,信誓旦旦的说,你给我等着,会让你求饶的。

结果刚上马,就来了一句:今天不知道咋的,状态不好。

骑友里有个做直销的,最近不知道中了什么魔,看来是下决心要把我拿下,还称我为董郎,我愿意搭理她是觉得她长的还不错,但是真的交手了两个回合,我觉得她太弱了,能量场弱,情商低。

接近500人的群,她在里面超级活跃。

能同时跟十个人交谈。

为此,我特意提醒了她一次:整个骑友圈鱼龙混杂,有企业家,有领导,有屌丝,凡是很活跃的,都是屌丝,自然也包括你,不管什么群,在里面整天BB的,都是屌丝,而且,你要这么想,一句话不能给你加分,那么一定给你减分,你若是一句话不说,大家对你的评价至少是中立的,50分,而你在里面跟人乱开玩笑,又是那个又是这个的,仿佛自己很爷们,很豪爽,其实是分数在不断的降低,那些真正的高手都是潜水模式,你在大家心目中的分数一直在降低,最终大家在心里给你贴一个标签:鸡!

她觉得我有病。

她的理由正好相反:一个群,若是没人说话,那么建群的意义何在?既然需要说话,是不是需要有人活跃气氛,难道活跃气氛也错了?何况自己是做销售的,是希望能认识更多的人,难道这不是一个很好的展示机会吗?

那就没有继续交流的意义了。

我们俩对同一个问题的看法截然不同,最初咱还抱着指点一下她的想法,可以让她的形象高大上一点,可是她偏不,非把自己搞成风尘女子,一会拜那个为师,一会喊这个哥哥……

乱了套。

再浪的男人,也喜欢本分的女人。

怪不?

为什么大家一跟你聊天就聊骚?不是这群男人不行,而是你给了大家错觉,你只配聊这个。

我看她,好辛苦,中午一顿,晚上一顿,还动不动要喝很多很多。

我问她,你能否不用喝酒就做成业务?

她说,那不可能,客户就需要维护。

我问,你维护了这么多年,在本地应该有上万客户了吧?

她说,那没有,百十个。

我问,有没有人像我这么劝过你,让你离开这个行业。

她说,没有,做我们这个行业很难有圈外的朋友,因为你哪怕再用真心,别人也觉得你有什么目的,自然提防,所以最后玩的比较好的,就是我们自己团队的人。

我说,相互感动,相互催眠。

她说,也是一份事业。

在闲聊过程中,我就问了她一些关于跟一些高能量场的男人交往的过程,她自己也觉得很纳闷,为什么最初都相处的特别好,事后,都不怎么交往了?到底问题出在了哪?

我说,你若是真想知道,我可以告诉你。

她说,你说吧。

我说,人与人之间的差别,就在逻辑方式上,这就如同我让你在群里少说话,而你却觉得应该多说话,还有就是你跟男人交往的过程中,但凡是发现男人对你有意思有想法,你就会要东西,例如请我吃顿饭吧?买我点产品吧?全是伸手模式,所以即便是关系很好,一旦事成后,也不好了,因为就是一场交易,他们愿意为想好事买单,而高能量场的男人则不同,他们接触的女人也是高能量场的,都是站的很直的,这些女人一旦喜欢一个男人,会主动表达,会送礼物,是给的模式,他的世界里没有要的女人,而你用“要”的惯性去交往这些人,有的可能出于集邮收了你,收了之后也扔了,更多的是直接否了,觉得没意思。

高能量场的男人也好,女人也罢,你真心喜欢,真心想走近,只要做到三点就可以了:

第一、喜欢就表白,没人会讨厌别人喜欢自己。

第二、积极的付出,不要看重自己的性别优势。

第三、尊重其轨迹,例如对方有家庭,不要试图霸占,也不要试图生活在一起,我仅仅是喜欢你,仰慕你,你知道你身边有个人在默默的爱你就可以了。

县城屌丝女青年,别看能把一群屌丝男哄的团团转。

遇到高能量场的男人,P都不是。

根源就是,没有扭转过来,该给的时候,要了!